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体系重塑,波澜壮阔开新局

2018-12-18 13:49 来源:网络整理

体系重塑,波澜壮阔开新局

进入“新体制时间”,组织形态重塑焕发巨大生机。图为火箭军部队导弹多箭齐射的震撼场景。任方正 摄

建立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实现了人民军队组织形态的整体性重塑,迈出了构建中国特色军事力量体系的历史性步伐,人民军队体制一新、结构一新、格局一新、面貌一新。

——习近平

初冬,北京。

中国军队一条消息再次令世人瞩目:中央军委政策制度改革工作会议召开。这标志着国防和军队改革“第三场战役”打响。

改革如潮涌,后浪推前浪。回望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军队改革的铿锵步伐,一幅波澜壮阔的强军图景以恢宏磅礴之势呈现在世人面前。

这些年,人民军队组织架构实现历史性变革。打破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减少领导指挥层次,解决机关臃肿庞杂问题,构建“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领导指挥体制,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初步建立、效能凸显,三军联战联训驶上快车道。

这些年,中国特色精兵之路迈出历史性步伐。回望过去,我们欣喜地看到:进入“新体制时间”,新的军队组织形态焕发巨大生机,在一场场联演联训、抢险救灾和应对突发事件中,体系融合、指挥高效、保障有力等改革效益日益凸显,推动人民军队在改革强军征程中阔步向前。

今天的人民军队,在重塑再造中振翅高飞!

深远谋划、科学决策,领导指挥体制焕然一新——

人民军队联战联训进入新纪元

天上,有歼击机、预警机、侦察机;地上,有坦克、导弹、重型火炮;海上,有驱逐舰、护卫舰、巡逻艇……隆冬时节,一场联合作战网上演练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可对筹划组织演练的北部战区联合参谋部几位参谋来说,我军重塑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后,这早已是“家常便饭”。

“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千呼万唤始出来。”东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张学锋为改革强军谋深虑远的战略考量叫好: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第一仗,就是重塑我军领导指挥体制,确立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

“这是立足战略全局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作出的深远谋划和科学决策。”多年参与联战联训实践的张学锋对此感触颇深:没有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就没有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一支军队能不能打胜仗,领导指挥体制最关键。

能否解决好领导指挥体制的问题,不仅影响制约着改革的顺利推进,甚至决定着改革的成败。

习主席深刻指出,我军“两个能力不够”的问题依然很突出,一个重要原因是“领导管理体制不够科学、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不够健全、力量结构不够合理、政策制度改革相对滞后”。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牢牢把握能打仗、打胜仗这个聚焦点,为国防和军队改革确立了主攻方向:深入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重中之重是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并以此为龙头和突破口,牵引和推动改革强军战略的全面实施——

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调整组建15个军委机关职能部门,划设5大战区,完成海军、空军、火箭军、武警部队机关整编工作,实施联勤保障体制改革,组建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组建新的军委纪委、新的军委政法委,调整组建军委审计署……

新的“四梁八柱”拔地而起,我军组织架构实现历史性变革,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格局初步形成。人民军队在看似波澜不惊中,跨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大步。

“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是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着眼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作出的战略决策,是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的标志性成果,是构建我军联合作战体系的历史性进展。”军委联合参谋部一位参谋说:“我军联合作战缺乏体制机制的尴尬,从此成为了历史!”

1955年1月18日8时,在时任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的统一指挥下,我军集中了约1万人的陆、海、空兵力,发起一江山岛战役。

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三军联合作战。这也是我军迄今为止的唯一一次三军联合作战。由于没有探索设计出科学合理的指挥体制,全军官兵呼唤联合作战几十年,始终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体制一变天地宽。过去联合难,难在没体制。如今,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为联合训练“拆坝清淤”,引来了“源头活水”。南部战区首次组织联合实兵演习就欣喜地发现,部队盼望多年的联战联训愿景正在变成现实。